源青鱼

这里青鱼,国服婶。长义君痴汉。
请多指教。

#水月#(爷婶亲情向)

       她蹲在岸边,伸手,妄想捧起一抹水中的明月....

       审神者皱眉,停笔。她思索着,有些苦恼的。铅笔在手中不停的转动,直到一只手,轻轻柔柔的拢住了她的,手心的温暖让她抬起头来,看着端着茶的近侍....


        "物吉,你能陪我坐一会么?我想...."

        "好的,主公大人。"近侍笑了,将手中端着的茶放在桌面上,然后挨着审神者坐下。

       “主公,你讲,我听。”


       那是两天前的事情。

       “森,前辈?”审神者侧身避开了眼前伸过来的手“为什么.....?”

        “不不,请放松,不要慌张。”前辈在她的身边坐下轻笑“我想,作为当事人,你也应该不愿意看到,那个人再经历一次当年的痛苦了吧?”

      “您....?”

      “知道并经历过那件事情的人,不仅仅只有你啊!一季。”决查官笑着叹气“而我呢,也应该算在那时的你,很讨厌的那一波人里面.....”

       审神者说不出话来,抱着纤细的太刀,抱得紧紧的,浑身颤抖。


       “你们来干什么?”小女孩甩开身旁近侍的手,冲出去,挡在那个一直微微笑着,却狼狈不堪的老爷爷身前。“不准伤害他.....爷爷,你还好吗?还能站起来嘛?如果能的话,我扶你回家躺下!”

        “哈哈.....承蒙小姑娘关照,老爷爷我呀.....咳咳.....”

      .......

       “回忆起来了吗?”决查官淡笑,看着眼前人复杂的眼神,淡淡道“很恨,对吗?不管是对始作俑者,还是我们.....是吗?”

        “是呢....很恨呀!”审神者轻声道“爷爷在面对我的时候,一直都是云淡风轻的笑着的,但是那云淡风轻之下隐忍了多少痛苦,是我怎样都想象不到的。甚至是,爷爷他连离开都是背着我走的.....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意给我看见。”

         审神者轻轻的抚摸着手里的刀剑,将它紧紧的抱在怀里

        “但是他也,不是他啊!就像那时我见过的莺丸啊!我最熟悉的那个温柔的老爷爷已经走了,消失了。会温柔的,用他低哑的嗓音唱摇篮曲的老爷爷,已经被你们....所以.....”

        “所以,你就不想改变吗?改变那本就是错误的未来嘛?”决查官好整以暇的望着失去了冷静的审神者“就像你无法改变的过去一样.....但是这件事情,是还没有发生过的未来。换代本就是逼不得已的最后措施,对于当时已然彻底堕落的那个人来说,或许是是最好的结局了吧.....但是现在可以改变,因为还不到最坏的程度,你看他,现在还好好的躺在你的手上睡觉呢!”

        “是啊.....”审神者露出了一个微笑“前辈,可以允许我,为他做点什么么?”

         “当然,现在他是你的,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不不,他不是我的,他属于过去,属于现在,也属于未来唯独不属于我,也不属于任何人.....但是,如果是简单的为他做点什么,我啊 ,还是可以做到的。”审神者微笑,手中也一刻不停。

        “你....一季,你真的是.....很爱刀啊.....”

         “不不.....爱,什么的,我已经没有资格这么形容自己了,只能说是熟悉把,毕竟是,从小摸到大的.....”审神者一边说着,手上一边轻车熟路的动作着,。

        “谁想要做什么.....原来只是给他做了一个.....”

         “哈哈,会很舒服的,就算是睡着了,也可以感觉到哦!且会睡的更舒服......”这也是我,唯一能够为他做的了,她淡淡的笑了起来,很轻松的,“森前辈,我答应您了,我会照顾他,直到有一天他不再需要我的时候。而且说起来,这应该是您给我的第三把刀了吧(ಡωಡ) ”

         “哈哈你还记得啊!”

         “当然

       

     


#一季光#脉络

往昔种种,皆镜中花,水中月。
然,浮生未歇。
(莺丸,三日月宗近,物吉贞宗)

说实话,其实我家贞宗家的监护人,其实是来的最早练度最高的小幸运呢!

是呢,我的,小幸运呢!


心绪(原撒娇篇)重修版本

撒娇篇(信浓藤四郎vs夏鸟)

“.......”

       信浓委屈巴巴的扒着审神者的袖子,跟着婶婶在本丸里晃来晃去,像个牛皮糖样的怎么扯都扯不开。不过这委屈啊,是任谁都看的出来的。

      “信浓你怎么了?”婶婶忍不住的笑,伸手揉了揉小家伙毛茸茸的小脑袋。

       “大将,大将不爱我!!”信浓撇撇嘴,超级超级变扭的钻进了婶婶的怀抱里,低着头,不去看她。

        嘛,肉眼可见的委屈。

       “怎么会呢?我们家信浓啊,是最可爱的小天使,我怎么会不爱呢?所以------”

        “不!大将不爱我!”信浓大声的打断了审神者的话,抬头望着她眼睛红红的,竟是满眼的泪花“要不然为什么我等了那么久都没有看见大将来找我”

        “信浓.....”审神者接不上话来,只得沉默的望着他。

        “其实后藤也想说的!但是那家伙爱面子又不好意思来找您撒娇,所以只能我来替他说了.....大将,我们啊,在地下城里等了您好久好久都不见您来接我,等到我们以为您是不喜欢我才.....才!!”信浓轻轻的呜咽了一声“大将,我们好喜欢您的!所以,如果还有下一次机会的话,请一定要来,将我们带走啊!我们不想待在冰冷漆黑的大阪城地下,我们也好想像其他的信浓后藤那样有主君陪伴着,可以和其他的同僚们,兄弟们,还有一期哥一起,在阳光下陪着主君开心的笑着啊!!”

        审神者无言以对,只是抱紧了小家伙,沉默了很久。久到实在是觉得不说一些什么不行了的时候,才慢慢的,斟酌着措辞开口。

        “信浓,对不起。让你们等久了。”

        “说实话......其实,是我在忐忑着,觉得你们不会愿意来.....所以就放弃了,没有努力,也.....总之,错会了你们的心意,真的真的很抱歉!!”

        “也.....也不是在怪您了啦,就是,就是想替还在地下城等您的兄弟们告诉您,我们的心情。您在地图里努力的寻找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在很努力很努力的想要靠近您身边的那种心情。我们啊,是真的,真的很想跟您回家啊!”信浓蹭了蹭按在头顶的温热的手,轻声道。“所以.....原谅你了,大将....但是,作为补偿,可以让我一直,一直待在您的怀抱里么?大将的怀抱很温暖呢,我不想离开!”

        “当然可以啦!说实话,呆多久都可以!”婶婶忍俊不禁。



       “说实话,大将,你还记得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吗?”

        “去考察田当番?我当然记得啦!别担心啦,值班的被被和小夜是很可靠的,不会出问题的!!”

       “不不这也太放心了吧!!”信浓很夸张的笑道。

        “哈哈,这可是我的第一把和第二把刀啊!我不放心他们放心谁?”

        “大~将!我吃醋了哈!”

        “好好乖!我家信浓最乖了!我最放心你啦,我的小可爱!”

........

(撒娇篇 end)


《浅酌(无cp向)》重修版

        献给不动行光,我可爱的,优秀的小近侍的极化贺文。

1.反差萌(有关联队战)

午夜,整点。

“行光,是你们回来了么?”听到了楼下传来的脚步声和压低了音量的谈话声,以及甲胄武器互相碰撞时发出的清凌声响,迷迷糊糊快要睡着却又被惊醒的婶婶从天守阁二楼窗户里探出头,露出了一个恍恍惚惚的笑。

“辛苦了哦!打的很累了吧,要不要.....唔,要不要休息一下呢?”话没说完呢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整个人斜靠在窗台上,蔫哒哒,好像有点可怜兮兮的。

“我们还好啦!倒是主人你,守我们守了一整天了吧,所以快回去休息吧......不不,现在,先将头收回去,这么迷迷糊糊的,小心点别不小心掉下来了哦!掉下来了我们可接不住您呢!好了,现在,坐着听我说。今天的一万魂打完了哦!所以,可以安心去睡觉了吧!哈哈...我们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所以不要担心我们啦!”看到这样可爱的婶婶,小行光 和身后的今剑对视一眼,捂着嘴,忍笑忍的很辛苦。

“唔......是哦......大家都在樱吹雪哦!那我还担心个什么哦.....小行光,小兄长,爷爷大家晚安哦,我去睡觉了哦.....困死了哦!”

        嘛,说话呢....也迷迷糊糊啦哈哈!小行光站在一楼空地上,注视着二楼的窗户摇摇晃晃的关上,直到里面再无声响传出后,才轻轻的笑了出来。

“真是的.....明明自己都还需要别人来操心....”今剑皱眉,轻轻的叹了口气,却还是忍不住笑。“不动君,这样的主公大人很难搞吧......担任近侍,真是辛苦你了,还请你多担待些了”

“嘛,这样不省心的主公,也是主公啊!况且,这样的主公,老爷爷我还.....蛮喜欢的呢.....哈哈哈哈哈”老爷爷哈哈哈哈,声音却压的很轻,并没有惊扰到楼上疲倦休息的那个人。

“是啊.....”小行光笑着叹气....

虽然.....就算是不小心掉下来了,我们也还是可以稳稳的接住的啦.....但说实话,我们也还是,不愿意看到这一幕的呢!

ps:反差萌之樱吹雪的刀剑男士们,和整个蔫掉的审神者阿文。

2.插曲

上午,九点半钟。

审神者起晚了。匆匆整理好自己推门出来后,她发现楼梯上靠着一个人。小近侍战服穿的整整齐齐,腰间别着本体,已经做好了随时出阵的准备,但与之有所不同的是,他的手里,正端着一杯甘酒,正慢悠悠的喝着。

看着主人寝居的门开了,小近侍起身,冲匆匆走来的女子露出了一个淡淡的,温暖的笑容。他的眼睛亮亮的,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眼中一篇清明,半点醉意皆无。

审神者的步伐不由得慢了下来,有些着急和抱歉的心情,也随之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主人,早上好!部队已经整备好了,大家都在等待着主人下达出阵的命令.....嘛,其实啦,也只是想要主人送送我们了啦!”小行光歪歪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轻轻的拽住了婶婶的袖子然后小小力的晃了两下“会不会....有点任性呢?会不会,让主人感觉有些困扰呢?”

他歪着头望着她,手中还端着甘酒,很认真的问着。

“真是小笨蛋!”婶婶顿时星星眼,伸手按了按他的肩“哪里会觉得困扰了啦?明明是感觉无比的幸福好吗?明明是一直都被大家所爱着呢,所以请一定一定不要这么说啊,小行光!”

“嗯嗯,我知道!啊,还有,主人.....”

“哈哈,小笨蛋,我看到了哦!不要紧张啦,适量的喝点甘酒也是问题不大的 ,我也相信你一定不会再借酒逃避过去了。所以....为什么不能放开自己呢?”

“可是,真的,没问题吗?”

“是哦,是真的没问题哦!但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喝的烂醉啦!但是我也知道你不会的啦!”

“啊,是啊,我不会的啦,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借酒逃避过去.....也永远都不会忘记,不管是开心的那些事情,还是不开心的事情,都不会忘记的!”

“嗯,我知道”

“啊还有,主人,这样子,可以吗?我也想,将那些过去的,与信长大人的,还有与兰丸在一起时的开心的,幸福的事情,拿出来和您分享.....可以吗?"

看着短刀忐忑的,小心翼翼的手足无措的样子,审神者笑了。

“当然,当然可以!我很高兴,也很乐于倾听!”

“那,那可不要怪我说信长大人说的太多了哦!我可是很啰嗦哒!”

“那是当然不可能的!.....小行光,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让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哈哈”男孩子笑了“那就,得请主人好好的看着我了,我一定会做的比现在还要更好,还要更好的!所以,请满怀期待的注视着吧!”

“那是当然,一定会的!”

“一言为定哦!”

“嗯, 一言为定!”

.......

“啊.....小姑娘,和不动君....”

歪楼歪出了天际呀!”

“那就,再等等,如何?”

“.....暂时,不要想出阵的事情了,他们,没有那么快.....”

“哎,我感觉,有点吃醋啦!”

“我知道啊 ,但战绩摆在这里,至少有他在,我们在双苦无面前的劝退次数大大的减少了。”

“.....不 ,不是减少了,而是基本不劝退.....我们,谁都无法做到这一点.....”

“小夜......”

“没事,看着吧,他们不会是那种会让我们等很久的人和刃。”

3.幸运(审神者第一人称向)

有人拉住了我的袖子。

        “主人,给!这是去七一图散心回来时的新发现!”回过头来,发现是小行光那个小可爱(≧▽≦),他的手中捧着一振胁差,歪着小脑袋笑嘻嘻的望着我,一副想超要表扬的神情。他的双眼亮晶晶的,让我忍不住想要摸摸他的头,而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

“物吉....!小行光做的好不对是超好!!!!”

”主人记得断句啦!”小行光摇头苦笑,依靠在墙边,很轻松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刚刚重伤才从手入室里出来得样子。

        “没,没什么啦,我只是太高兴了.....小行光,你怎么可以这么厉害呢?”我叹气。轻轻的拉住了他的手将他圈在了身边。

“因为我爱着主人啊,爱着那个曾经我那样的态度都不曾放弃过我的主人啊!所以,我现在想要将最好的我献给主人啊!”小行光闭上眼,身子后仰,靠在我的怀中,好像有些疲惫的样子“就一下,就靠那么一下,主人是不会拒绝的吧!”

        “当然,想靠多久都可以”我有点心疼。我知道,他的压力其实很重,刚刚回家就立刻接替了第一部队队长,近侍的位置,没有休息过....不累是不可能的。“睡一觉都可以......”

        “不不,我没有困。”他摇头“主人对于时间上的安排很好,我们有很充分的休息和睡眠时间,所以没事的,只是刚刚从手入室里出来,有点乏罢了.....没事的,主人不要担心。”

“你这家伙!”我摇头,只是用力的抱紧他。“好啦!现在闭眼,睡觉!不准说话了!刚刚伤过了的刃就给我好好休息!”

“啊啊主人好霸道哦!”他低声细语,轻轻的露出了一个笑容,很轻的,也很调皮的“....这么一想确实是有点累了.....主人可以不要走开嘛?觉得主人的怀抱好温暖哦.....”

“不走.....”我轻轻的拍着他的背,一下又一下的“睡吧,我不会走的,你睡着了我也不会走,安心....”

“主人,好温暖哦.....本丸,好温暖哦.....我不想,这样的本丸被,烧掉.....兰丸 ,信长,您知道吗,这样的主公,好好哦.....我也很好....别 担心....”他低声喃喃....慢慢的,呼吸平稳下来,显然是睡熟了。他的眼角落下一滴泪来,我轻轻的用手将它試去,很小心的,并没有惊扰到他。

就这么的,我抱着他,将他抱回了他自己的房间里,看着他一夜好眠。而我呢?没事的,别担心,我熬夜熬习惯了。

4.小梅干(end)

        “好......”不动行光深吸了一口气,侧头注视着身边的主人,顿了了一下以后又伸手握住了主人的手.....触手冰凉,微颤。

“显然是,没准备好啊.....”

        不动轻轻的叹了口气,手上轻轻的用力 ,用自己的力量带着身旁人慢慢往前走去,在前方刀架前缓缓站定。

这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了。刀架上,正安置了一振短刀,锋利的刃,漆黑的拵,显得格外的凛冽森然,但其上环绕着的灵力却十分的温暖。

等待了很久了吧......抱歉。他听见,身旁的人,这么说,低声的说。

他稍稍退开半步,用手推了推身边主人的背,轻声道“去吧,去把这孩子拿下来,然后,我们回家,大家都在外面等着呢!”

取宝之地只能由近侍刀同审神者一同进入。所以同队的其他人只得在外稍做等候。

看着主人还是恍惚着,没反应过来的样子,不动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不得不越俎代庖上前将黑鞘的短刀取下,然后牵着主人,回向阳光。

“随波逐流来到了这里.....我就是,就是日向正宗.....主人,您,终于来了......来接我了啊?”懂事的孩子落泪,是最让人心疼的。审神者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上前两步将孩子抱在了怀中,温柔安抚。

        “小笨蛋哭什么呢?我这不是来了吗?好了,我们这就回家,大家都很好的,所以不用感到紧张”审神者轻轻的拍着孩子的背,一遍低声的在他耳边说着“抱歉等久,真的,很抱歉.....”

“啊,抱歉什么的,没必要呢,主人.....虽然是短刀,但我也生存了很长时间了,啊啊所以.....别担心我啊,我只是,看见主人来了太开心了,有点控制不住罢了!”短刀将他的小脑袋搁在审神者的肩上,眼中闪烁

着泪花却轻轻的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萌的婶婶整个人快要起飞。

“嘛,主人,有什么话我们到家里慢慢说,堵在门口似乎也不大好的样子。”不动靠在墙边,很轻松很放松的样子,笑着开口。

“是哦,大家还在外面等着呢!”审神者点头,“那....小日向,我们回家了?”

“嗯,我们回家!”

        “哈哈哈哈.....傍晚的夕阳真的很漂亮呢!”回家的路上,大家又笑又闹,日向依偎在婶婶的身边却还是不能幸免的被拉入了乱闹的大军。一旁的某老人家表示,没办法,大家都习惯了!

        (end)

长义君刀纹的玻璃球球到了。真的是非常非常漂亮。
我的拍照技术拍不出它十分之一的美好,所以只得就此献丑了。
这是我对长义君的爱,想要将他捧在手心!

(旧文)家教 没有任何(590bg)

女主:安比.吉留捏罗

        沢田纲吉微笑着看着狱寺隼人走远,去任性的做他最想做的事情,没有阻拦。他很开心看到他的左右手可以选择了他自己的道路,而不是固执的被禁锢在他的身边――他没有选择进入专属于这个圈子的学校,而是以出色的分值考取了位于英国的某所著名大学,短暂的离开了他的身边。

        可是啊……站在落地窗边,看着渐落的夕阳,他微笑。他知道,那个人最终一定会回来的,带着他心中的那个女孩。
        心之所向,即为归处,或许会需要一些的时间,但总归是不会缺席的。
        所以他安心的,满心期许的,等待着,守候着。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最后竟然会发生那样的事情。那突如其来的祸乱,打断了所有人安稳的步伐,最终逼得他不得不采取最后的手段,也致使那个她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

        这是吉留涅罗家族的继承仪式。继承尤尼的女孩,对于身边人来说,很重要。他按着狱寺的肩,站在人群中,看着人群最中央的那个女孩,看着那个曾经肆意言笑的女孩,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了她应该存在的位置。就如同他们,无论怎样挣扎,都逃不开那个早已注定了的宿命,只得孤独的笔直前行。

        她从来都愿意登上那个位置,与权利什么的无关,她的初衷,只是想要为深爱的人们挡风遮雨,与志同道合的人们并肩而行。可是,却不是以这样一种尴尬至极的方式。她被她深爱至极的人们给逼得走投无路,而不得不选择以这样一种无可替代的身份继承那个她本该欣然承受的王座。虽然,她的身后,她曾经最想守候的人们,已然所剩无几……但是余下的大家,却依旧无比珍贵。

        半年……不,一年前,她还是笔直的站在狱寺君的身边,作灿然微笑,肆意前行的开朗少女。作为狱寺君的助手,从最初的稚嫩天真,到后来的老练得体――是的,她是唯一可以站在彭格列左右手身边的那个女人。大家都这么认为,不管是家族里的大家,还是她的家人,大家都乐见其成。大家都以为,那些肆意交织的日常,会延续到永远……

        他还记得,从机器里醒来的那一天,的夜晚……她在移动电话里一如往常般笑得没心没肺的向他的左右手撒娇,狱寺君皱着眉头一眼不发的起身离开,去找她……

        她喝醉了。她在笑,傻笑。这个笨蛋女人!到底在笑什么!他的眉心,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松开过。

        “师兄,我,好开心,好开心哦……”这个笨女人,她还在傻笑!shit!“我终于可以,去履行属于我的责任了啊!尤尼那个小笨蛋,自始至终都将我排到了外围,明明……我才是姐姐的……明明姐姐,才是应该保护妹妹的呀!可是我,什么都没有保护好……只能这样无所作为的置身事外……”

笨女人……他抱紧他,前所未有的紧……感受着肩头渐渐湿润,听着她孩子般的闷闷的笑着……他是言拙,不会安慰自己的女人,他说不出,这不是你的错这句话……他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只有抱紧她,紧紧的抱着,再度用力……安比,我宁愿你统统快快的哭一场,也不愿意你像boss那样自己压抑自己……

        “可我也是boss,吉留涅罗的boss,所以我不能哭。”她是明白的,可是还在逞强。

        可是他突然明白了他自己的boss,在那些日子里压抑在平静微笑底下的呼之欲出而未出。

作为,她的师兄,作为大学里,最了解安比的人,作为她的上司……他知道,她一直都很努力,她一直一直都想要承担起那个无比沉重却无比幸福的责任,作为姐姐的,作为,一个家族的长公主的的责任……她一直都在争取,也在被一次又一次的严厉拒绝,从没停止过。

        现在,站在人群中央的安比,终是失去了以往在他身边时肆意的,无所畏惧的的微笑。她的笑容,变得浅淡而疏离,变得稳重,变得……像一个boss了,像那个十年前自己记忆中的那个成熟的稳重的令大家心疼的,她的妹妹了。他皱眉,侧头望向身边的棕发青年,他的boss。看到,他的目光也是沉沉的注视着那个女孩,眼中闪烁着不可名状的哀凉。

        这就是,我们的宿命,这就是,我们所背负的原罪……他轻轻的开口,而他,亦无言以对。

“boss……”他无声开口,他心领神会。

        那一天,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淡淡的站在人群中醒目的位置上,提醒着众人,教父的存在。他们,在面对外人的时候,从来都是强势的,他们的威严,从来不可撼动。

但是, 他们什么都不会做,如果,这是她的愿望的话,他们尊重。与彭格列拥有着同等历史的吉留涅罗,也应该拥有同样的尊严,他们理解且认同。

        狱寺的脊背挺得笔直,他知道,自己肩上的那只手,没有一刻放下来过,他知道那个人在给予他力量,可以稳稳的站在原地,不走向她的身边的力量。

现在不同于以往,不一样了,他们的立场。曾经,他们无时无刻不粘在一起,于公亦是于私――可是现在,不行了,不可以。曾经……已经随着那件事情,失落在过去,现在他们是不同的家族,不同的个体,他们被各自的责任束缚着,当然,这是他们心甘情愿的。没有人逼迫,但却是如此的甘之若怡。

只是,如果……如果,可是能怎样呢?现在的他们,早已失去了互相靠近的权利,除非……能够有人主动的站出来,赋予他们这样的资格……不由自主的侧过头,望向自家boss,因为只有他才拥有这样的资格……他望着他,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祈盼以及黯然……他看到他也正定定的注视着自己,眼中满是不忍以及……他突然浑身一颤。

是的,他明白了,自己的这种心情!不甘心,他知道,自己非常非常的不甘心,对于这种现状,对于,不能名正言顺的站在她的身边,对于,即将从手心流走的,与她的未来。

可是终于,他听到自己暗哑的声音,轻轻的说着“boss,十代目……我们,离开吧。继承式,已经结束了,所以……离开吧。”

没有必要了,他告诉自己,放弃吧。他没有任何的权利,去任性,去妄为了。他是,最完美的左右手,所以……他挣开了肩上温暖的手掌,慢慢的走开。他目不转睛的直视前方,没有回头。

“彭格列的狱寺先生,请留步。”扩音器里传来了他的姑娘有些沙哑的声音。他下意识停下脚步,回过头,一眼望进了她狡黠的星眸中,她目不转睛的望着他,一脸俏皮的笑意。

“彭格列的狱寺先生,我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所以,可以……”后面的话是什么,已经听不真切了,回过神来,他的怀中已然满是那熟悉的青草香味。他知道,对上她从来都会输到万劫不复,但是他竟是该死的从来都不觉得后悔呢。

“真是个任性的小丫头……我该说你什么好呢?”他抱紧了她,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

“是啊,我很任性吧……”她在他的耳边轻声开口,声音有些哽咽“可是我的任性,只有在你的身边才拥有意义。你止步不前,所以我必须勇敢,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继续下去,才能够拥有未来。其实,我很害怕,很害怕失去你……而且,hayato,你听着,这句话我只说一遍……tiamo,我爱你,hayato。”

“真是,输给你了……”他沉沉的叹了口气,收紧了手臂,将她拢入了那个有些泛凉的怀抱。

所以,这就算是在一起了吧,我们永远都不会被分开了,除非……

尾声

“果然,是你。”棕发青年看着某个方向,浅笑开口,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很专注,也很温柔。

“好久不见,阿纲……这件事情果然瞒不过你的超直感。”淡淡的,没有什么温度的女声响彻。从阴影里走出的女子一身休闲,棕色的卷发简单的散在右肩上,女子的容颜并不出众,但别有一番风味,很清秀,很耐看。

        “看着,阿狱能够很满足的微笑,真的很开心呢。”她淡淡的微笑,看聚光灯下相拥的两人,跟着大家一同鼓掌。“那个女孩是个好姑娘,我知道,她可以给阿狱带来快乐和幸福。而且,她很聪明。”

“怎么说?”不知何时,沢田已经走到了她的身旁,与她并肩而立。

“这是一场豪赌,赌输了家族颜面扫地,还会背负上轻薄的名声。”她淡淡的道“她很自信,她相信阿狱对她的感情是真的,所以最后关头她选择了放手一搏,她很了解阿狱,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阿狱是不会甩手就走的,她知道阿狱是那种看责任看的很重的人,所以……”

        “我懂了。”沢田笑,“总之,幸福了就好。”

        “说的,对呢。”女子的声音起了一丝波澜“她很勇敢,比我……勇敢。”

“笨蛋你,还想一个人自己逞强吗?”沢田的笑容有些黯然“你,很勇敢,可是……你想过当时我们是什么心情么?你可知道,蓝波在门外听到那件事情后哭着来向我们汇报的样子……哭的泪流满面却没有出一点声音……”

“对不起……”她的声音略低,有些心虚的“我拒绝了R先生的要求,我只知道,为了你们,绝对不能死!”

        “笨蛋……我们已经变强了,所以不许在离开我们了,要不然……我会哭给你看……”他张开手臂,将她有些单薄的肩揽入怀抱。

        “看起来英明神武,其实本质上还是那个废柴纲!”她苦笑,踮起脚尖轻轻的揉了揉男人棕色柔软的发“……安心吧,我不会再走了,永远都不会了,因为……舍不得呢!”

        “呵……那就好。”

        (完)

(重发)家教 一场梦(迪诺bg)

        一场,晚上做的梦。

        机场里,到处人来人往,道不尽的离愁别绪。海关前,她轻轻的拽着他的衣袖不愿松手。她微微张口,可是嘴巴里却没有声音发出,他看见她的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水意,是祈求的目光,与她秀雅的小脸相得益彰。

        “抱歉小隙,我……必须要离开了呢!有些事情,必须得我去解决呢”温暖的大手按上了她的肩头,轻轻揉了揉,他的声音很轻,带着笑意“所以回去吧……现在外面,不安全。”

        是的,非常的……不安全。两天前,他可爱的小师弟在一场谈判中不幸殒命,无主的彭格列联盟一时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成为了各个方面的焦点……同时,作为联盟第二号自己的家族也收到了不同程度的盯防。所以他必须离开,回到联盟,回到家族里主持大局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他看着她,看着她有些单薄的,小小只的身影,在这场风暴中,她就如同一只单薄的蝴蝶,稍不留神,就可能令她灰飞烟灭……

        “boss,登机的时间到了……”身旁传来了部下的声音。他点头的同时,感受到攥着他衣袖的小手,慢慢的一点点的松开了,他看见了她退后了两步,然后嘴角微微翘起,展开了一抹他从没有见过的最美丽的笑容。他好像看见了她,在说,请一路顺风……

        “好的……”他笑了,慢慢的打着手势……快回去吧,乖!

        她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手上飞快的动作着。

        先生……要安全,要……回来……我等你,永远的……


完蛋了

还有三百多战就可以拿到纸笔,结果现在根本就是懒得动....纸笔纸笔纸笔给被被的纸笔....不想动,只想咸鱼摊....

接下来的活动,大概目标也是纸笔了....般若已经有了,只要一振就可以了.....

练级啊.....还有一大堆刀宝宝还没特化....